《原神》变“财神”这些年米哈游到底靠游戏业务赚了多少

《原神》变“财神”Zhè些年米哈游到底靠游戏Yè务Zhuàn了多少
  本文转自:北京商报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关于游戏《原神》的消息频频出现在大Zhòng的视线中心,从被订单塞满导致点单系统宕机的Bì胜客和上架一小时被清空现货的Xǐ茶网Diàn来看,本来就在游戏圈备受关注的游戏《原神》这次在线下又火了一把。作Wèi上海米哈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米哈游”)旗下的一款开放世界角色冒险游戏,据Sensor Tower数据,上线首年就在Google Play和App Store累计总收Rù超23亿美元(约Hé159亿元人民币)。而《原神》也像“财神”一样“带飞”了米哈游的公Sī发展,不仅积累到庞大的用户群,公司三位白手起家的创始人还在2022Nián成功登Shàng“百亿富人榜”。如今,《原神》将要迎来两周岁生日,被誉为“游戏黑马”的它,Jiū竟还能为米哈游挣到多少钱?

  上线首年赚超159亿元

  Biè的游戏玩家最近正在桌前“爆肝”开学季副本的Gèng新,《原神》玩家却在二次元之外的必胜客、喜茶门店排起大队。

  不到半个Yuè的时间里,《原神》先Hòu官宣了与必胜客、喜茶的联名活动,推出联名餐品、饮品,赠送实体周边或游戏道具兑换码。大量热情洋溢的玩家涌向联名方,导致必胜客点单程序宕机,线下主题门店更是要从清晨开始排队Cái能成功进场。而喜茶9月5月在官方网店上线联名饮品后,5000件现Huò一小时内被玩家清空,截至9Yuè7日18时,Yù售也已卖出上万件。

  联名活动的强烈反响,与《原神》本Shēn的Gāo热Duó、高人气密切相关。据七麦数据,自2020年9Yuè30日Shàng线至今,其仅在iOS端的下载量预估就超过2900万次。而在App Store的畅销游戏榜中,《原神》是首席位置的常客。

  据Sensor Tower数据,在上线Shǒu月,《原神》共XīJīn2.45亿美元(约合15.5亿元人民币),超越同期诸多头部大厂游戏,成为该时期内全球收入最高的手Yóu;上线Shǒu年,在Google Play和App Store累计总收入达23亿美元(约合159亿元人民币),还曾连续6个月蝉联中国出海手游收入冠军,并打破纪录成为史上首年营收最高的游戏IP。更有报道称,凭借《原神》米哈游已在全球营收超千亿元。对此,北京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致电上海米哈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方面求证,但Duì方表Shì,不接受任何采访。

  频频联动讨谁欢心

  为了Zhuā住年轻人的心,与游戏展开跨界合作已成为许多品牌Shāng的选择,近年来游戏与餐饮Xíng业的联名活动更Shì屡屡引发热议,而游戏公司也从中触达更大范围人群,吸引更多新用户入Jú。

  北京商报记者访问了多位《原神》玩家,他们均表现出对联名活Dòng的极大兴趣。但玩家李先生也谈到,相较Yú其他头部游戏,《原Shén》上线以来的联动不算频繁,这也就造成了每逢联动,玩家就会挤满主题门店,活动赠礼甚至出现需要高价求购的情况。想要凭着这些现有玩家都供不应求的福利,实现新用户大增不太现实。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原神》上线以来已Kuà行业与七家Pǐn牌方联动,包括喜茶、必胜客、蒙牛Suí便、Redmi、立邦、肯德基、一加。对比近一年来七麦Shù据Zhōng的收入、下载量预Gù曲线,《原神》的收益其实一直处于稳定发展的状态,而联动活动所处的每个时间节点,收入与下载量的波动并不大,且远远低于游戏版本更新带来De影响。

  游戏评论员张旭认为,IP联动的意义在于让用户在活动中快速找到Dìng位和认同感,从而强化品牌忠诚度。作为头部IP的“原神”,Lián动稳定玩家盘的作用大于“拉新”,更多的是厂商借由联动拓展现有产品的表达场景。同时,也能在授权中挣到额外的版权费用。

  技术宅到底Yǒu多大力量

  细数米哈游创业的11年,仅6款上线游Xì,却打造出《原神》《崩坏三》两部爆款,背后的Sān位“技术宅”大佬也从不被看好,拿着10万元无息贷款创业的大学生,发展为“百亿富人”。在2022年中国《新财Fù500富人榜》中,米哈游这家公司占据4个席位,其中,创始Rén蔡浩宇更是排名前百,仅低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两个位次。而这一年,三位创始人的Nián龄还不到35岁。

  与许多同体量的腰部游戏公司一样,米哈游也曾Jīng尝Shì去闯资本市场,在2017年首次递交招股书,试图在A股上市。这一时期的二次Yuán游戏在国内市场还正处于萌芽阶段,米哈游Dǎ造出“崩坏”,Bìng使其形成集游戏、动画、漫画等多类型的产品生态。从2018年更新的招股书来看,截至报告期末,游戏《崩坏学园2》Zhàng户数Liàng超Guò4400万个,游戏总充值流水金额超过10亿元;《崩坏3》账户数量超过2200万个,游戏总充值流水金额超过 11亿元。

  但北京商报记者也注Yì到,为米哈游Dǎ开市场的《崩坏学园2》《崩坏3》 也成为了上市的最大风险因素。米哈游方面直言,如果公司无法让“崩坏”IP持续“输出”,就面临被竞品游戏分流核心玩家,进而影响公司产品持续盈利能力的问题。

  2020年9月,排队三年多的米哈游,IPO计划宣告“崩坏”。但也是在这个月,米哈游迎来了《原神》的上线,开启全新旅程。2021年8月发布的上海百强企业榜显示,米Hà游在2020年以超过100亿元的营收额位列第88名。

  近日更Xīn的3.0版本,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热议,登上多个国家社交平台热搜前排,这Yāo多年来喊着“技术宅拯救世界”口号的米哈游,的确实现了对世界各国玩家的影响。放眼米哈Yóu的未来,依旧前景可期。在今年6月下发的游戏版号中,Mǐ哈游新作《科契尔前线》过审,而《崩坏:星穹铁道》《绝区零》也曾透露研发正在进行,在游戏论坛中蹲守这些作品研发动向的玩家更是不在少数。

  游戏行业分析师卫明野认为,总体来看,《原神》的成功为米哈游积累下丰厚的研发资本与忠实的核心玩家,但这绝不意味着Wèi来米哈游就能在游戏赛道中躺赢。随着市Chǎng对二次元手游和开放世界游戏重视度De提升,同类产品数量、品质也在不断进步,需要米哈游继续丰富游戏玩法,推出精Xì化内容,从而延续产品生命Zhōu期。

  北京Shāng报记者 郑蕊 韩昕媛